当前位置:彩虹岛情感吴孟达的葬礼(吴孟达丧礼现场直击)
吴孟达的葬礼(吴孟达丧礼现场直击)
2022-11-23

特约作者丨韩璇(发自香港) 编辑丨孙杨

香港知名影星吴孟达的丧礼于3月7日傍晚在红磡世界殡仪馆举行。

从早上开始,就有不少影迷前来,希望亲自送“达叔”最后一程。香港市民岳小姐特意身穿一身黑衣赶来悼念,她说从小喜欢看吴孟达和周星驰搭档的电影,称赞吴孟达是“黄金配角”,演技很有层次感,“他许多角色都是落魄失败的中年人,但他却以乐观、积极的表演方式来诠释,给人一种希望。”

岳小姐最近几天又曾重温吴孟达的作品《食神》等,“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演员,清楚自己的定位,给予对手发挥空间,收放自如。所以想来送他最后一程。”

下午起,周星驰、刘德华、吴君如等香港娱乐圈众多明星纷纷现身灵堂,送吴孟达最后一程。

在公祭时段,影迷排队进入灵堂。一同排队的廖小姐与丈夫一起赶来,手持一束白色菊花。上世纪80年代,她20岁出头,便常看周星驰和吴孟达搭档的电影,她说吴孟达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演员,尽管一直担任配角,表演却常胜过主角。今日与丈夫一同前来想悼念一下这位令人难忘的演员。

排队时,现场工作人员用笔在每位参与公祭人士的手臂上画一个十字架。进入灵堂前需测量体温,并两度使用酒精搓手液清洁双手。其后,三个一排进入灵堂,众人默哀一分钟后,家属回礼,白花可交予工作人员。

“多谢你来,多谢你们的心意。”现场的工作人员如是向每一位到访者说。

娱乐圈众星送别“达叔” 周星驰第一个到场

3月7日一大早,吴孟达生前的演艺圈好友,包括周星驰、周润发、刘德华、张学友、黎明、郭富城与小美、古天乐、惠英红、刘青云与太太葛蔼明、吴君如、甄子丹夫妇、郑裕玲、杨千嬅与老公丁子高、曾华倩、郑少秋、陈百祥与太太黄杏秀、张智霖与太太袁咏仪、陈晓东等在内的明星和亲友送来的花圈,已将现场摆满,如一片花海,向逝者致意。

其中,昔日最佳拍档周星驰送来的花牌上写着“永远怀念”。

吴孟达的灵堂中央有绿底白字:主怀安息。下方的遗相被白黄相间的花簇拥着,照片中的吴孟达身穿深蓝色西装,戴着黑框眼镜,一手托住下巴,露出影迷熟悉的温和笑容。

遗相前摆放着一个十字架,以及淡黄色和粉红色两个心形花牌,写着“吴孟达夫君主怀安息”和“父亲大人主怀安息”,落款人分别为吴孟达现任妻子及两人所生的子女。

下午2时许,吴孟达的儿子吴韦仑抵达灵堂,为父亲打点后事。他一身全黑打扮并戴上黑色口罩,眉眼间仍难掩哀伤之情。

周星驰是首位前来吊唁的圈中好友。下午4时许,星爷乘车抵达灵堂,他戴着帽子,面容憔悴,神情哀伤,下车后一路低着头,没有与等候在路边的影迷和媒体打招呼,径直走入灵堂,逗留了约10分钟后离开,全程没有做任何公开发言。

周星驰到场

一同在场受访的吴孟达好友、治丧委员会代表田启文表示,星爷在灵堂上跟他说:“往后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便跟我说。”

田启文

随后,刘德华、吴君如、卢惠光等一众明星好友纷纷到场,他们全部衣着低调,大多没有和媒体做太多交流,径直走进灵堂。

“他演过我爸爸,演过我三叔,又演过我表哥。”吴君如在灵堂致意后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,自己与达哥相处的点滴多得不能尽数,合作的作品亦非常多,印象最深刻的是吴孟达饰演她爸爸一角,“当时我们在戏里演父女,他最后被仇家杀了,我演得很入戏,我觉得他真的是我的爸爸。”

吴君如说近年有不少作品都想要找达哥出演,可惜对方很忙,也不知道他身体出现问题。“这几日我每天都想到达哥。好伤心,好突然,想不到这么快。”

家人未全部到场,致谢各界引达哥名言:人最重要就是要开心

一向低调的吴孟达家人,甚少接受传媒访问,今日向外界发出新闻稿,以“永远怀念吴孟达(1952-2021)”为题,向众人表达感谢。

吴家人表示:被誉为“黄金配角”的达哥,因病溘然离世,对万千观众而言,是痛失一位影视泰斗,但对吴家来说,却是失去至亲,哀痛之情,更是深切悲恸! 今日得蒙各位从四面八方赶来与他最后道别,达哥可说此生不枉,安息主怀!

对于吴孟达生前所传的各种不实报道,家人也做出“相逢一笑泯恩仇”的态度:曾经有过一些关于达哥经济及家庭的不实报导,家人虽有一刻感到不快,但秉承达哥的豁达人生态度,流言实毫无分量,蜚语更不值一哂。

“人最重要就是要开心!”达哥说的!吴家人的感谢稿中写道。

吴孟达弟弟吴利达在现场接受记者访问时,首先感谢外界这么多年对吴孟达的关心,他又说以哥哥为荣,“他对家庭照顾,对父母孝顺,对兄弟及好朋友关怀,个个都对他赞不绝口的,所以我们家人都以他为榜样。”

吴利达透露,子女没有能够全部到场,“有些在海外的都不是这么容易来港。”年迈的母亲亦未出席丧礼。

明日大殓之后,吴孟达遗体移往火化,骨灰将随家人返回大马,为他璀璨的影视生命写上句号,而家人亦将随之回归平静生活。

公众排队等待公祭

配角之王的诞生

在电影《新扎师兄》里,有一场戏,吴孟达扮演警察学院叶教官,拎了支警棍,在梁朝伟扮演的学员杰仔身边走来走去,厉声训斥。

那场戏台词很多,整整两页纸,由吴孟达一人讲尽,梁朝伟不过间中插句“Yes sir! Sorry sir!”

两张纸,他翻来翻去地看,看了将近两百遍。同剧演员骆应钧见了,不解地问他,这场有什么困难吗?“台词我都记得了,但我还没找到角色的生命。”吴孟达决心要赋予语言与目光截然不同的情感,嘴里骂得很凶,眼里却有疼爱,“怒其不争”的情绪才能由此颇有层次地细腻凸显。

那时的吴孟达,几经人生起落的浪潮,于破产低谷奋力挣扎过后,觅得时间平静下来,领悟良多,关乎生命,关乎角色,关乎表演。在此之前,他靠的是天赋。

1951年,吴孟达生于厦门,7岁时随父母移居至香港。幼时起,他携两个弟弟整日流连戏院,买一张票,三人偷偷挤在角落看,碰上有人查票的就“走位”。电影落幕,回家后意犹未尽,时常兴起模仿角色,“爸爸问我做什么,说我痴线。”少年未谙事,不知何谓“做戏”,不过懵懂钟意而已。

七十年代家里买了第一台电视机,父亲每日夜晚死守《欢乐今宵》(TVB著名的长寿综艺节目),他也跟着看。

对于偷偷摸摸投考TVB第三期艺员训练班这件事,后来在花甲之年回头看,吴孟达笑称“虚荣心”作祟。但考上不意外,早出大名亦不意外,他说全靠天赋,外加一点小聪明。

话虽如此,当外界称赞吴孟达功力扎实,把一个个小人物演绎得生动立体时,不可能不留意到,早年训练班和TVB模式的磨练,在他身上所烙下的深深印记。

从渊源来看,吴孟达算是钟景深(King Sir)的弟子。钟景辉七十年代在TVB设立艺员训练班,八十年代又协助成立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,好几代香港影视及舞台演员均出于他门下。一些人认为,钟景深的最大贡献是在当时的香港引入了他留学耶鲁时学习的“方法演技”,源于俄国戏剧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提倡的演出系统,即令演员完全融入角色中,创造角色本身的性格及生活。这套表演系统,从戏剧舞台大胆挪用至电视中,演员在反复训练下培养出对镜头的熟悉和与编导团队的默契,逐渐建立起一套同时适用于剧场和电视的表演方式,之后再搬上电影银幕亦显得得心应手。

吴孟达那一代港产片演员,大多由这套系统训练出来,亦得益于此,自由游走于舞台剧、电视剧和电影三界,不扮高深,只求传真,强调互动、配合。也毕竟,那个年代的香港自由放任,没有什么不可以,令许多创意得以孕育、生长。

这样来看,似乎就不难理解后来吴孟达与周星驰搭档,开创“无厘头”文化何以一炮而红。

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《盖世英雄》以时装剧的方式、语言演绎古装,回响不俗,“饮啖茶,食个包”,甚至成为街头巷尾为人熟知的经典流行语。“当时可以很有创意,也可以天马行空。”时代的宽松氛围接纳包容了这种独特风格与跳跃思维,历久不衰。

为寻创意,吴孟达常与周星驰两人“潜伏”到海滨拍拖圣地天星码头,或是酒吧,偷听别人谈话,观察他们的神态举止。剧本里90%的对白和动作都是这么来的。

两人合作风格由此定调,之后《他来自江湖》中饰演的一对嘻笑轻松的父子,一反传统的严肃做派,以及《赌圣》里的衰衰格格、被叫一声会发姣发震的“三叔”,都叫人笑口常开,回味无穷。

与死亡交过手

意外来得猝不及防。2014年,吴孟达在内地拍戏,感到轻微不适,症状类似感冒,疲倦、流鼻水。他不以为意,请工作人员买来一盒感冒药,吃了一个星期。

一日早晨,他一手握住保温杯,里面泡的是他常喝的茶,径自从楼梯爬上位于三楼的化妆室。“刚爬了一层楼就喘得走不了。”他心想,怪了,怎么喘成这样,但转念,那就趁机歇歇,反正也不赶时间,从口袋里摸出香烟,一口烟,一口茶,自觉惬意。

爬那三层楼,他停下来休息了两回。

不多久,他与朋友一同到深圳办事,这一回没再像以往那么幸运,“签完就走不了了,喘得要扶住墙。”朋友即刻开车载他紧急返港,赶往医院。

“快叫你最亲的人来。”做完检查,医生对吴孟达说了这么一句,听起来很吓人。紧接着医护人员就把他推进ICU。

吴孟达傻了,瞪大一双眼四处张望,ICU内合共6个病人,个个都陷入昏迷状态,浑身插满喉管仪器,从早到晚姿势都没有变过,“比如我对面床的老伯,他儿子在探访时间握着他的手,哭着说,爸爸,我在摸你的手,爸爸,你能感受得到吗?那种感觉很恐怖。”只他一人能动能吃还能拉着护士闲话。

医生告诉吴孟达,病毒感染引致他心脏衰竭,心脏功能仅剩三成,情况实属危险。这种病,虽不似心绞痛,登时倒地而亡,但若处理不当,也很可能一睡不起。

所幸大步槛过,经治疗,心脏功能恢复至60%。

大病一场,吴孟达对于“时间”有了更深刻的体悟,许多事他怕来不及。“我以前是不怕接烂戏的,因为我觉得你剧本烂、导演烂、对手烂,都不关我事,你影响不到我,我的表演不会降级。”对于演技,吴孟达承认自己有种自恃,“恃才傲物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但与死亡交手后,吴孟达得出四字结论——不过如此。“我跟别人没什么不同,不过如此。”他向前迈去的脚步节奏骤然放缓,“也不是穷得等戏开,平平淡淡一些也可以生活,找点好作品,不要太劳累。”空出来的时间,他用来陪伴家人,和子女出去旅游、一同用餐。

近年来偶有报导或路透提及吴孟达,总有如暴瘦、憔悴等形容。几年前拍摄《流浪地球》,应剧组要求,他穿上重达70斤的衣服和装备,以至每隔几分钟就要吸氧。其间,一场吊威亚的戏,他咬紧牙关上去,结果吊到半空已开始缺氧,大脑一片空白。后来再回忆,他坦承自己曾一度崩溃大哭。

到2021年,吴孟达的病况更是急转直下。

先是年初,网络流出一段不足30秒的视频片段,是电影《少林寺之得宝传奇》花絮片段。画面里,吴孟达正在摆pose拍摄海报,突感不适,身形一晃,用手按住胸口,表情痛苦。工作人员搬来椅子,他坐着用手揉搓心口,又不住地为阻碍拍摄进度而致歉。状态稍为稳定后,他坚持继续拍摄,“歇两分钟、十分钟没有用的,就不要停了。”直至收工换衫离开,他再次向工作人员深深鞠躬致歉。

其后,好友田启文向媒体证实,吴孟达去年底已确诊患肝癌,接受切除手术,后又因癌细胞扩散而须化疗。

前后不足一个月,2月27日再度传来吴孟达病情恶化危殆,转入ICU的消息,同日院方通知家属到医院见最后一面。大批传媒赶至医院,艾威、骆应钧、田启文亦先后抵达。

下午2时左右,吴孟达已陷入昏迷,须插喉,打吗啡及强心药,但抢救无济于事,下午4时许,他进入弥留状态,延至5时16分左右离世。

据田启文说,吴孟达没料到会这么严重,以为会健康出院。但好在他走得很安详,像睡着了一样。这一回,他没再能继续停留在这个沉浮了七十年的世间。

一生情债三段婚姻

吴孟达为人所乐道的是他一生情债,前后有三任妻子,共为他生下5名子女(4女1子),感情生活精彩亦不输演艺事业。

1976年,吴孟达和圈外人麦莉莉结婚,婚后诞下一对双胞胎女儿;第二任妻子是TVB前艺员卢少慈,两人因工作关系认识并愈走愈近,当年他们被传媒拍到在黄埔花园同居令这段地下情曝光,传他们于1989年开始同居时,卢少慈诞下一个女儿,当时吴孟达还未与麦莉莉离婚。

1993年,吴孟达拍摄电影《花田喜事》时,遇上现任妻子侯珊燕,她是马来西亚小姐冠军。两人相恋,但在这时吴孟达和原配麦莉莉的离婚手续还未办妥,事件被炒得热烘烘,更在1995年上演结婚闹剧:侯珊燕的父母在马来西亚为两人摆喜酒,但一对新人却临场“失踪”,为此,吴孟达向岳父道歉,说待风平浪静再赴马来西亚赔罪。

侯珊燕婚后为吴孟达诞下一子一女,老来得子,令他特别开心。

昔日在节目中,吴孟达曾谈起这三段情:“每一段都是真的,但是就是不懂得去经营或者是自控。虽然离开她们,但是我还很爱她们很爱她们,包括她们有什么事情,我都会很开心,虽然我跟现任太太在一起,但前任有事情,我绝对不会不帮她,我肯定会帮她,包括把我生命给她,我也可以。”

正因如此,他并没有放任前任家庭不管,尽管自嘲“被三个女人搞到焦头烂额”,仍一力承担起三个家庭的生活安排,因此经济负担很重,一直努力拍戏挣钱。

当年心脏衰竭病发,鬼门关走过一回后,他一出院便找来律师立遗嘱,预立财产管理人。据《新浪娱乐》曝光的遗产分配方式,现任妻子侯珊燕获一半财产,剩下一半由5名子女均分。

吴孟达离世当天,小儿子吴韦仑亦出现在医院守候在爸爸身边,直到最后一刻。有记者拍到他拿着纸巾走出ICU,低头发出啜泣声。被问起爸爸身后事安排时,他两度点头,却未能回答,之后与亲友上车离开。

吴孟达去世后的这些天,华人娱乐圈的明星艺人们纷纷发表哀悼词,训练班的老同学周润发,也对吴孟达表达了追思:“达哥一路好走!”刘德华表态:“达哥走了,达哥在那边无病无忧了,一路走好!”任达华则回忆曾与吴孟达的合作经历,“1988年,和达哥一起拍电影《特警屠龙》,他的表演方式和敬业,影响了我们很多人,也为香港电影留下值得纪念的一笔。我们怀念他,达哥,一路走好。”

四十年前,吴孟达在《幻海奇情》中名为《先兆》的一集中,饰演有特异功能的主角——笑口常开、无忧无虑,但又盼望一朝得志,终于他因为得到预知能力,有望发达。

这个四十多年前的吴孟达,无忧、憨直,寄望小聪明,而随时喜上眉梢,都是“非常香港”的公众脸谱。与同代的周润发相比,或失之高大俊俏,却深入民心,人们更能从这张脸上,想象草根影子,细细品味港产片的前世今生。

【版权声明】本文著作权归【观象台】所有,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,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